为什么说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发布于 2019-07-08 20:59:03

请问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查看更多

被浏览
9.9k
1 个回答
司律@私人律师
司律@私人律师 认证专家 2019-07-08
湾区律师事务所——私人律师团队!决策法务参谋!案情研判策划!疑难攻关协调!调处调解监管!

也许有些夸张,但却反应出目前法律环境下,企业家面临的各种法律风险,尤其是刑事法律风险。牟其中、杨斌、仰融、周正毅、顾雏军、唐万新、周小弟、田文华、兰世立、黄光裕、黄宏生、李途纯、孙大午、吴英、徐明……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多年来至少有上百名有影响的民营企业家落马。其中担任过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职务的至少有25人,福布斯或胡润百富榜上榜富豪至少有23人,曾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优秀民营企业家、三八红旗手、风云人物、杰出青年等荣誉的超过40人,身家过亿或者号称身家过亿的富豪过百人。

在企业风险频发的同时,许多企业却认为,他们的企业经营的挺好的,事业蒸蒸日上,不会有什么风险。即使有风险也不会降临到我们头上,因此风险防范是其他企业的事,与他们的企业无关。显然,企业的所有者、决策者,企业家们还是明显缺乏强烈的风险防范意识,不能从战略高度认识企业风险的客观性、潜伏性、复杂性。刑事法律风险已经成为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现实。

企业刑事风险来源:

  1. 来自对手:当发生利益冲突,往往首先想到找出对方违法犯罪的事由将对方“送进去”,——通过刑事方式“干掉”对手,成为商业竞争的一个“杀手锏”。

在达能娃哈哈这样的巨额国际投资争议中,对手也曾试图通过侵占国有资产、商业贿赂、巨额税务犯罪等手段,对宗庆后进行“刑事狙击”和“定点清除”;再如;当王宝强打离婚官司时,他聘请的是一位刑事律师(张起淮),当时大家都很纳闷。直到2017年9月份宋喆被刑事拘留,大家才恍然大悟。王宝强的“选将”是英明的,“苦肉计”奏效,“火攻”完败。现在,宋喆面临两种选择:承认自己单独侵占了公司财产吧,构成职务侵占罪,赃款追缴返还王宝强公司;辩解按马蓉的安排转移财产吧,等于证明了马蓉转移财产的事实,甚至还可能让马蓉成为同案人。无论哪一种选择,王宝强都稳操胜券。

2.来自公权力:现实生活中,公权力机关具备某种“合法伤害权”,维稳、保护国有资产之类,往往成为地方政府动用公权力甚至刑事手段解决民商事问题最“天经地义”的理由。在此过程中,往往还伴随着对民营企业家的道德抹黑。例如重庆打黑,由政府主导的大工程、大项目、大投资一度成就了重庆的经济建设亮点,与此同时,公权力对民营企业与企业家的干预与打压在薄熙来、王立军时期也行至巅峰,打黑也给这座城市的商业生态与官场形态造成了难以弥合的伤口,这虽然是一个敏感而特殊的时间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尽管重庆市政府相继出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但打黑对企业家群体造成的创伤仍难平复,很多人放弃了继续扩大企业,并移民海外。

投资人功权曾经谈到,民企在跟政府权力博弈中,目前是一个弱势群体。很多官员对如何运用公共权力、提供哪些公共服务不清楚,却都热心往商业上下功夫,导致公共权力大规模进入经济领域。但政府从来不会考虑,他们这么做,民间的企业该有多难?

经济学家许小年说,市场经济的主角应该是企业和民众,企业的灵魂是企业家。近年来,在巨大利益的吸引下,政府从规则执行者变为游戏参与者,不仅国有企业“强力”扩张,迅速挤压民营经济的生存和生长空间,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也越来越频繁,不仅增加了企业负担、搅乱了市场秩序,也越来越严重地破坏着预期的稳定,提高了未来的不确定性。

3.来自自身:既包括自身有计划、有预谋、有组织的犯罪,也包括因无知、狂妄而不自不觉地犯罪。企业家自身犯罪的原因比较复杂。比如说客观存在的制度问题,因为在市场平等竞争难以保障的情况下,就会迫使一些民营企业家通过与官员的勾结形成官商同谋,获取商机,获取利益。而当前中国社会,某些资源配置并非通过市场配置,有一些还是政府管制的,那么如果想获取这些资源,通过一些正当途径是获取不到的时候,一些企业家就会通过行贿和官商勾结获取。当然也包括企业家自身的底线意识,企业家追求利润没有错,但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路径和手段的合法性上关注不够,为牟利用了非法手段就会走上的腐败的不归路。

《人民的名义》开播没多久,就有警界人士发来抱怨,“剧中的police怎么没一个好人?”但同时,民营企业家则纷纷看掉了眼泪:“蔡成功”和“高小琴”,可不就是真的自己?这不是感动的泪。这是心酸的泪、压抑的泪、物伤其类的泪。或者也有,恐惧的泪。蔡成功和高小琴,是本剧反腐大风暴中的两颗雷。用雷来形容这二位,很贴切,他们不仅是众多贪官的心腹之雷,自己更是脚下踩着雷,头上顶着雷,“动辄得咎,举步维艰”!他们这么做有时身不由己:匍匐于权力面前,才有可能求得文件与牌照,而这来自在泛滥成灾的制度性寻租中,“企业家”是官员权力变现的最佳工具。

《刑法》修正案九公布后,刑法罪名在到468个,这其中可能涉及企业家的罪名有多少呢?至少有80个,在《刑法》分则共十章内,大部分章节中都能找到相关的罪名,刑法涉及企业家的80个常用罪名,总有一款适合你。

一直以来,众多商业大亨的创业传奇中,被着墨最多的往往是其“艰苦奋斗史”,背后那些复杂的政商关系,则统统被有意忽略。如今,传奇故事的背景开始被逐渐深挖,而企业家们谈得最多的,则变成了“不行贿”。比如王石谈到:现在对企业家来说,不是你是否应该“行贿”,而是这个社会根本不相信你“不行贿”。关于政商关系,马云如是说,“爱他们,但不要和他们结婚”。这句话比较形象地体现出了双方那种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无论是马云、王石、柳传志,还是想重演他们传奇的众多创业者,每个企业家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国。虽然“国家是一种必要的恶,政府权力越小越好”这种保守主义观点未见得能得到大多数企业家的赞同,但不可否认,这正是企业家回归价值本位、创建“小政府、大企业”的新型政企关系和完全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